你过去对科技创新的认识,可能很多都是错的

打脸“创新常识”?听听布局全球黑科技的投资人昨天讲了些什么

“黑科技观察家”王煜全放狂言打脸“创新常识”

很久没有这么长时间的耐心听演讲了,从两点到六点,整整四个小时的科技脱口秀,尽管王煜全“口出狂言”N多条,但听完不少人从此“路转粉”。

4月22日下午,尽管票价起步1080元,但仍旧大概有上千人坐满了在北京751D·PARK北京时尚设计广场的79罐举办的第一届“前哨大会”的活动现场。大会两点准时开始,围绕“2017年全球科技创新地图”的主题,王煜全一个人讲了四个小时,到结束的时候,现场依旧基本上满员,这在当下的科技圈的活动中,相当罕见。

王煜全是谁?先不管他是谁,且听他在“前哨大会”上放出的一些颠覆公众普遍认知的狂言:

中国学创业不能学以色列,因为以色列没有足够大的市场,不可能在本地生长起来,半截都要移到美国去。

德国的工业4.0走偏了,中国还跟着德国忽悠呢,谁说德国比我们先进?德国的制造业不是服务于创新者的制造业,而是只为大公司服务,但制造业的未来属于创新者。

硅谷早已不是创新中心了。硅谷变了,刚开始硅谷是一群严谨的人、后来是一群叛逆的孩子,创新不是原来老皇历了,加州也不是拿到风险投资最多的州,因为创业向各个基础行业渗透,不仅仅是一个互联网了。讲硬的制造能力,东岸比西岸强。

未来不存在能源危机,任何能源危机可以通过科技化解。(讲到纳米光学)

不要害怕印度学习中国,超过中国,我对印度最熟悉的朋友、包括几个印度人都说印度没有戏,我们真是制造业全球最强,跟中国竞争,印度人真的没机会。

中国制造业真正要警惕的是美国,美国人在玩“先进制造”,中国制造业保持领先的窗口期只有十年,要当心十年后美国人不带我们玩了。

我不看好90后创业者,人们的第一次创业大都是财务驱动,而不是情怀驱动。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乔布斯式创新,中国更需要的是一大批具备科技转化能力的企业家。

O2O要过时了,未来是反向O2O,现在是线上提出需求,线下消费,但在物联网技术下,可以直接线下实体操作,反应到线上的行为,线下线上双向互动,物联网时代就到来。(讲到亚马逊的“Dash Button”)

有人说智商高能成就事业,早被人否了。很多人说情商高才可以,但盖茨、乔布斯情商都很差。这样的人为什么能成功,我们总结不是智商,不是情商,是“人类机器智商”。

以上是我现场能记下的王煜全观点的一部分,如果不考虑王煜全本人的背景,这些观点堪称“奇葩”,现在都要讲学习硅谷的科技、学习以色列的创新、学习德国的工业4.0、要防备印度的逆袭、要重视90后,但王煜全却都这些观点统统打脸。

不单是“黑科技观察家”,还是黑科技投资人

然而王煜全的“狂言”又不是没有道理,每一条观点他在前哨大会上都讲出了论据,而这些观点集合在一起,又能涵盖在他自己的一整套方法论之下。

更关键的是这些言论是王煜全结合其多年来对全世界科技业的深入观察而发。

王煜全并非普通只会“口炮”的演讲家,他现在是海银资本的合伙人,在之前曾经创立多家公司,在医疗、电信及互联网、科技创新等领域内具有很强的影响力,业内一般的专家常被称为“科技观察家”,但王煜全则可说是一个“黑科技观察家”,他不但观察,而且自己投资,是国内少数投资重点关注在全球创新高科技领域,致力于全球创新科技企业投资的投资人。或许看下面这张王煜全过往的高科技投资版图更能一目了然:

其中几乎全是货真价实的“黑科技”。比如BrainPort,就是致力于让盲人“看清世界”,其研究方向是将接受到的影像画面转化成电脉冲信号,持续刺激舌头,再通过舌头,将影像画面传输到大脑的视觉神经中枢。2014年7月,国内有媒体报道过山西被挖眼男孩佩戴“电子眼”恢复视觉一事,曾轰动一时,当时说的“电子眼”,就是BrainPort。

比如研究无线充电的Witricity公司,该公司致力于基于磁场共振原理的无线充电技术解决方案,不只是为手机进行无线充电,还能为汽车进行无线充电。

比如Terrafugia公司是世界首家飞行汽车厂商,在美国已经得到飞机主管部门和道路主管部门的批准,既能上路开又能空中飞。

比如Hanson公司主要进行表情机器人的研发和生产,具有全球领先性。其表情机器人采用纳米材料和复杂的机器算法,使得机器模仿人类表情惟妙惟肖,未来可广泛应用于娱乐,电影,玩具等产业。

王煜全喜欢讲情怀,所以他对创新科技的研究并不只是以投资赚钱为目的,还要让更多的人了解并理解其思想。去年6月的,王煜全在罗辑思维“得到”APP上开设了“前哨·王煜全”栏目,他成为了高科技产业的布道者。在过去的10个月里他笔耕不缀,先后介绍了基因编辑、光声成像、超高分辨率显微、纳米光学、碳纳米管等诸多最新的科技成果,把栏目的订户推到了35000人,在订户群体的基础上,他还做了黑天鹅社群,希望将其创新理念落地,促进有效合作。同样也是在粉丝群体的基础上,有了这次“前哨大会”。

中国制造正在面临危机与机遇

在“前哨大会”上罗胖高度赞誉王煜全对黑科技领域的精研,尽管王煜全谦称这是“恭维”,但他事实上有自己独到的积累,并且已经形成自己的一套理论框架。

王煜全过往经历中非常重要的一段是在1998年创立了Frost & Sullivan中国公司。这是Frost &Sullivan全球唯一的一个合资公司,王煜全担任董事长职位,并成为中国移动的战略咨询顾问。这家硅谷起来的咨询公司有2000个分析师,面对各个行业,其目的就是紧盯各行业最前沿科技进展,王煜全在2006年就退出了这家公司,但Frost & Sullivan仍然是王的智库和重要人脉,“所以我有任何问题,就去找Frost & Sullivan了解它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而对一众前沿科技的投资经历,则是真正在拿真金白银在买教训。

这场大会主题是“2017年全球科技创新地图”,王煜全发布了“改变未来的10大科技”、“改变生活的10大科技”等榜单,但实际上是以此为主线阐述他对世界科技创新的整体看法。

2017年全球10大改变未来的科技

简单来说,王煜全认为全球经济正处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分水岭上,中国制造目前仍然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但却也面临被美国“先进制造”彻底改变游戏规则的危机。科技创新的核心问题是创新的高门槛和公众普遍参与之间的落差,由之引发另一个问题是如何把先进科技转化为生产力,这个问题在中国尤其突出。

2017年全球10大改变生活的发明

而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在宏观方面王煜全提出自己的积木式创新理论。积木式创新是指在创新过程中不同要素之间的组合,即模块化。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创业企业有一个创新长板,像搭积木一样,把其他公司的板整合起来。美国乔布斯就是运用积木式创新的典范,整合出iPod、iPhone这样的改变时代的产品。

美国的创业公司,是众多即拆即用的积木。比如,一家几十人的公司,就能开发航天飞机,这样的公司就是以科研为导向,把各种“积木公司”的技术整合起来,转化为产品。反之在中国,专业分工很弱,一家公司往往什么都要自己做,部门越来越多,人越招越多,公司越来越臃肿。例如,中移动,10亿用户,10万员工;而Facebook同样10亿用户,仅3000员工。

积木式创新能够令一家企业在5~10年内发展成为行业的佼佼者。企业做自己的长板和核心技术,将人力、行政、服务等边缘功能委托给其他企业。集各方力量,能够将企业的优势最大化,进而让企业快速壮大。在当今世界,新一轮积木式创新发源于美国,并扩散到全世界。

不必对中国制造妄自菲薄,中国应该与美国科技深度对接,一起革命

积木式创新的政策来源是1980年美国拜杜法案的出台,该法案降低了美国中小企业获得高校科研成果的门槛,大批美国中小企业从高校科研机构获得专利授权,成为美国式的“万众创新”。

由于小企业有优先获得转移许可的权利,杜拜法案带来的一大后果就是中小创新企业逐渐成为新的科技创新主体,企业家+科学家模式大批量涌现。大公司垄断科技创新的局面正在被彻底改写。

但美国中小高科技企业在井喷式发展的同时,也遭遇了瓶颈,比如批量生产能力不足、融资能力有限。这其中就是中国制造的机会。

王煜全认为对于中国制造中国人自己不能妄自菲薄。中国制造到目前为止依旧具有独一无二的优势,尤其是在复杂产品的、大规模的、开放制造能力方面。

“我们一直讲美国好像跟我们很敌对,政府老想把制造业回迁回去,其实不是,有了中国制造业帮助,中国可以跟他们一起革命,这对我们屡试不爽。我们是全世界创新者同盟,我们自己也是最坚定的创新者。”

所以王煜全主张的是一条“中国制造+美国创新科技”的发展路线。

一个鲜明的例子就是硬蛋的出现。在这次前哨大会上,大提“积木式创新”的除了王煜全,还有一家出席者是号称“制造业的阿里巴巴”的硬蛋。硬蛋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智能硬件创新创业平台,致力于连接全球创新与中国制造。目前,在硬蛋平台已经聚集了1.4万家供应商,为2万家创新智能硬件企业提供”供应链积木”服务。硬蛋服务的智能硬件创新企业中已经有约20%来自于硅谷、以色列、欧洲、日本等海外市场的创新企业。

破除国内对“黑科技”和境外科技投资的误区

但“深度连接”也不是没有门槛。关键是要识货,能够在无数创新企业中找出真正的“黑科技”,这也是王煜全在前哨大会中的另外一个重要话题。

所以王煜全强调中国最需要的不是乔布斯,而是一大批具备科技转化能力的企业家,一大批真正识货的企业家,能够找到真正能与中国制造能力相结合的创新产品与技术。

整个过程中存在太多的误区,比如关于“黑科技”,王煜全就认为“所有不说产业化时点的黑科技,都是耍流氓”。有新闻说,2017年民航就会试飞四个小时能够飞到美国的航班。怎么可能呢?其实这只是刚刚推出一个飞机模型,连真机都没有,那么到试飞、到商业航行将会差十万八千里。“我们做投资,也是天天和这些耍流氓做斗争。时点的判断,特别重要”。

比如要投资美国高科技就投硅谷的误区。如今在美国的风险投资分布中,硅谷所占的比例已经低于30%了。很多创业企业都迁到了旧金山、洛杉矶、圣地亚哥、华盛顿、纽约、波士顿、芝加哥、西雅图等城市。

比如在美国只找中国人帮忙投资的误区。事实上,中国人在美国的高科技企业中的地位是不够高的,美国企业的外籍高管中,印度人占了35%左右,而中国人却只有个位数,只有5%以下。所以,找中国人投资没用。中国人去硅谷,物价都抬高了,但是还在中国人圈子转。

比如重点投商业模式创新的误区。王煜全说,我们最觉得有机会投中下一个Facebook,别想了,投中几率比中彩票不会高。我一个互联网公司拿了中国人钱,你说相当于中国创业者有风险投资不拿,你拿煤老板钱,不对路啊。硬件不一样,硬件拿中国人钱和中国市场对接。

比如中国制造的误区。我们一直讲自主创新,在点上取得创新没有问题。但是在面上,我们没有形成国外完整产业生态,我们不可能自主解决所有的创业问题,我们必须给别人对接。因为国外也需要这种制造能力。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